虚拟社会体系:种马逆袭和修仙

人生转瞬即逝,只活一次,不如意事十有八九。西方用潘多拉魔盒故事来逃避,东方用生死轮回之道来寄托,岂不知,都因内心欲望而变成了魔,求神拜佛不如知足常乐。参透事理易,明白自己难,克服自己心中贪嗔痴三大欲,更是难上加难。哪怕看破一切的出世,又怎能逃出六道轮回。地狱门前僧道多,人性如此,怎能轻松逃脱。

我们纠结、我们迷茫,我们焦虑,我们仿佛理所当然的成为心中欲望的奴隶,我们把这一切又发泄到生活和网络虚拟世界中,如病毒般的传播。逐步的交织在一起,再紧紧的把我们缠绕其中,难以自拔。慢慢的从挣扎变成了习惯,左顾右盼,看到的又全是人间修罗场。而网络把这一切人性和欲望放大,但最终谱写的,却是一首冰与火之歌。

小人物,大历史,如果正史能说明一切又何来传承;天有情,天亦老,如果梦想和情感也能量化行业分析又何必那么复杂。今天我们TOMsInsight团队继续分析三四五线城市互联网底层用户生态,报告课题:「虚拟社会体系:种马逆袭和修仙」。

0.   报告楔子

2005年夏天,西南二线城市,闷热的蒸拿天笼罩着大兴土木的城市。市郊,刚刚建成的软件园有点突兀,就和那些年全国各大城市软件园一样:标准、漂亮、大气,但仿佛又少了些许灵魂。夜已深,星空,连着建筑工地点点灯光,仿佛科幻小说中的场景。

软件园中的楼都都不高,四四方方,远远看上去仿佛一堆立方体盒子。其中一个是当时很有名气的游戏公司,被认为中国游戏行业的引领者之一。在那个网游火爆的年代,大量热血青年来到这,办公宿舍同一个楼,仿佛还是大学生活。

楼顶,小k看着月亮,默默的抽烟,地下已经一片烟头。

从京城名校计算机专业硕士辍学,来到这「不务正业」的做游戏,小k几个月前的决定让他的生活180度转变:北方传统体制内工作的父亲,电话里谩骂到哀求再到谩骂… 同学兄弟们表面的祝福和背后阴阳怪气冷嘲热讽 … 还有相处几年的女朋友坚持的分手,毫不犹豫的背影…

冷到骨子里的孤独 …

开始下雨了 … 小k也喝掉了手中瓶子里剩下的酒。月亮毛毛的,远处的山勾勒着天际线,也许在几十万星系、银河系几千亿恒星的范畴内,所谓的时代根本渺小到不值一提也完全可忽略。但对于文明来说,是生命痕迹和历史进程。

小k深深的喘了口气,拿起来手机,看了看几个月前在南下的火车上给自己发的短信:「未来游戏策划的思想,可能扩展到互联网的方方面面的,网络发展最终会形成线上的虚拟社会体系,就如现在的策划案中游戏社会架构一样,完全的复制,给人性以虚拟世界载体来释放。而我,是规则制定者… 」

人性 … 虚拟社会体系… 规则制定者 …

小k仿佛忽然想通了什么,也坚定了…  故事也从此开始 …

–      以此为楔子

报告分为五部分

灵魂之眼

种马规则

逆袭幻想

修仙之路

亦真亦幻


1.   故事第一阶段:灵魂之眼

但是,小k在这家游戏公司的生涯,走的并不顺利:当时的游戏公司一般是三分配比,程序美工策划各占三分之一,小k是名校计算机背景出身,在当时是优质资源,虽然小k再三强调想做策划,还是被抓去写程序去了。游戏引擎是购买的韩国的一款,只是调用接口,既然主世界的渲染完成了,别的在小k看来都几乎是「没有什么技术含量」。

但是,现实再次打脸。游戏引擎看似有难度的有挑战的工作,其实并不是这家工作室不愿意做,而是性价比太低。再说了当时有图形学大神卡马克开源的风潮引领,游戏引擎只能被看做是技术炫技的一种途径。市场最大的痛点反而是延迟,当时绝大多数的网络游戏玩家都是在网吧玩,收发协议数据包的效率才是开发的关键。而这种包里面的数据,全是玩家的用户行为,如何提高效率成为当时不仅这家工作室,而是整个行业的痛点。

在有限的资源下,完成更多的体验,只能从策划案优化角度来出发。「现在行业变了,有时候觉得只有在那样有限条件下,才是真正的修炼内功。而我离开学校是对的,因为当时完全眼高手低,其实我什么都不会」小k在和我们tomsinsight团队分析师交流的时候,这样说道。

既然用户行为数据收发效率不足,只能通过极致的优化用户行为,还必须在不减少游戏体验的情况下。就这样,阴差阳错的小k加入策划组,研究用户行为产生的数据包。也许冥冥之中自由天定,在和策划组交流的过程中,小k遇到了自己传奇人生的指路人:骷髅。

骷髅和小k的背景截然相反,不知名破学校也不知道毕业没。打游戏、纹身,烫烟花、沉默寡言,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老成,和莫名其妙的孤独。骷髅连朋友都没有,却负责这家二百多人游戏工作室最核心的:用户需求与行为引导策划组。

在骷髅的指导下,小k逐渐的入行,明白什么叫:用户心理映射、反映射、代入与反代入、需求递增原理、需求压抑和释放、压抑和释放的周期性、人设的包装、人设的匹配与逆反心理匹配、社会规则下各种心理需求释放过程、释放周期的设计等等。

小k大学里面辅修过社会学和心理学(这也是小k对游戏策划狂热的原因之一),这些理论好像小k一点就透,但是骷髅却总是笑笑,简洁的说一句:「你他妈的懂个屁,慢慢悟吧」,骷髅好像对这些理论都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辩证观点,每次给小k讲完,总会说一句:「其实没什么鸡巴用」,然后出去抽支烟,仿佛心事重重。

时间过的飞快 …

网游行业继续火爆,小k也彻底脱离程序组,加入骷髅的团队。在骷髅的教导下,小k明白了越来越多,人性的研究越来越深。孤独的生活好像也有了一丝慰藉,人性 … 虚拟社会体系… 规则制定者 … 小k忘不了这些,忘不了生活对自己的「背叛」,隐隐想「寻找真相」给自己一个解释。骷髅也越来越喜欢小k,两个年纪相仿经历截然不同的少年,虽然都没有打开心扉,却也是孤独中彼此的镜子。

那还是一个深秋的晚上,加班讨论策划案后,小k的兴奋和激动仿佛还没有褪去,在天台上和骷髅聊起天来。就如把自己心中的秘密释放一样,小心的询问:

师傅,你看未来咱们游戏策划的思想,是不是能扩展到互联网的方方面面的,未来虚拟社会体系,就如现在咱们的策划案似的,给人性以虚拟世界载体来释放。而我们,是规则制定者…

“你刚毕业没两年的雏,懂个屁!”

“我在学校也学习研究了很久的社会学和心理学,咱们现在所有的工作其实更深入的多的多,难道不是么?我觉得手里面的用户数据,甚至我们能做出更好的社会学课题。”

骷髅半天没说话,慢慢的抽样,半晌,才慢慢说道:

“西方那些玩意,都是扯淡,冷冰冰的科学,没点温度,也就是骗骗你们这些傻逼高材生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小k不服气。

“你得走到市井中,走到历史中,去了解我们的文化和传统。古人总结:内魂外神。咱们得找到灵魂之眼中的智慧,懂不?”

“什么是灵魂之眼啊?”小k依依不饶。

“种马、逆袭、修仙”。过了好久,骷髅嘴中蹦出了几个字,好像费了好大劲才说出来,又好像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痛苦和无奈。

2.   故事第二阶段:种马规则

长时间压抑的社会在游戏中反其道行之,形成从80年代以来单机游戏的线性挑战升级+实时反馈的套路。而2007年前后的网游系统继续加强荣耀系统,帮会、任务、拜师、对战,把反馈的满足继续加强,增加粘度,形成沉没挑战代入效应。游戏策划,并不如外行想象的那么神秘和好玩,几大模块的:主策、数值、剧情、关卡、系统、脚本,都需要无缝的衔接和优化。

大量的游戏策划每天都沉浸在别人游戏的细节,模仿,抄袭。骷髅的小组好像是排球的自由人角色,到处救火来衔接,并从用户体验本身出发,提出更优秀的策划方案。骷髅好像对这一切都很不屑,只在研究当时停不被看重的「交友系统」。

「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」小k和我们tomsinsight团队分析师交流的时回忆到,「骷髅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开始忽然很激动,好像压抑了很久的爆发,那天的聊天和画面就好像在我们脑海中时间停滞了似的,永远就如昨天发生的。哦,骷髅那天也不怕冷,穿个T恤,露着满身的纹身,桌子上摆着盒饭,怎么看都是一个社会青年」。

“小k,我们的主策划就是个傻逼,你说是不是?操,说什么交友系统不是游戏的本质,说什么年轻的男生需要社会认可才玩网游,认可个屁!妈的,女人才是认可,懂不懂!”

“但是所有的游戏玩家不都是追求视听盛宴下的可玩性么?”小k习惯性反驳。

“屁,傻逼么。可玩性去玩任天堂啊!还TMD视听盛宴,你真TMD学习学傻了。玩单机啊,Quake和Doom啊。”

“ … … ”

骷髅忽然好像想起来什么,一瞬间冷静下来,又恢复了平日的沉默寡言心事重重样子。

“没那么多社会和心理学理论。其实就是年轻女孩都希望引人注意,有人关爱,被人褒奖;年轻的男孩都希望女性认可,才是认可的最终阶段。游戏里面一切行为最终都会落在这个点上。我们主策的思路,根本不对。种马小说看起来爽,玩起来更爽,玩不到才会付费… ”

“主策是真傻逼?”小k半懂的笑笑。

“呵呵,我们自己来验证他是个傻逼 … ”

那天对话以后,骷髅好像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几天以后,扔到小K桌子上一份十几页的策划案(或者用现在的术语:产品设计方案)。小k看了几眼就被震惊了,觉得「简直是一份艺术品」:骷髅的思路很简单,打造一个游戏外系统(独立网站)来满足独立内的需求挤压。因为当时游戏内的交友系统都是给别的系统做辅助,最接近异性交友的只有结婚之类的规则。

但是由于都是给主任务线做辅助,所以那些结婚系统也根本不成立,很多「人妖」(男生玩女性角色)纷纷出现。骷髅要做一个网站,很简单,女生上传照片,跨游戏跨服,征集一起玩游戏的对象,游戏内结婚外聊骚;男生如果可以应征,但要充值打赏,几种匹配规则,游戏内的级别和装备只是系数之一,花钱能解决一切问题,平台抽三成,七成付给女性玩家。

小K翻看到最后一页,骷髅圈着几个字:「灵魂之眼,种马规则」。

3.   故事第三阶段:逆袭幻想

小k搬出了宿舍,利用业余的时间,很快就开发出来这个网站。保密工作做的很好,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觉得这事和所在游戏公司无关,小k和骷髅经常深夜讨论着需求,而小k也见识到了用他自己话说之前「想都不敢想」的另一个世界。

互联网模式离不开流量,骷髅社会化的一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:黑市上采购的流量注入、社工库的精准定位、虚拟运营模式,和游戏公司积累的用户脚本系统文案完全的发挥;虽然那个年代女性玩家不多,95%+的虚拟用户以假乱真,逐步开发出来网页版的社交和小游戏约会系统;由于基于广大的游戏盘子,各类点卡作为了支付手段,又逐步打通了支付。主流游戏策划中半遮半掩的需求压抑,和用户的精准,极大的推动了变现。两个少年,都嗅到了财务自由的味道。

(牵扯商业伦理,免费版报告不再细表,专业分析会发布在DI PRO数据中心)

几个月后,月纯利润到了50水平;一年后,月纯利润过了500万他们认为财务自由的门槛。小k早就想离职了,但骷髅的生活,好像没有任何变化:还是上班,下班,加班,去楼顶抽烟,还是沈默寡言,还是心事重重。只有到了谈论需求和人性的时候,骷髅才会勉强话多一些。

小k多次提出辞职都被骷髅制止,而每次骷髅好像都欲言又止。

时光飞逝 …

传统IT逐步衰退,互联网崛起,线下的渠道衰退。用户行为数据,再也不是开始的仿真、记录模拟、优化的套路作用,而是代表了一种网络行为。这种行为不再和线下对应,而是虚拟社会体系中的一部分。

骷髅继续知行合一的验证着他的「灵魂之眼」理论:到了2010年开始,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滚滚而来,互联网真正开始融入生活,成为生活的延伸。两个人开始修改产品策划,改变其核心设计思路。骷髅说是时候把核心设计思路从「种马」转移到「逆袭」了,但是小k每次都觉得不认可:逆袭不是所有的网络游戏的根本么,难道还是更高阶的的什么他妈的灵魂之眼?小k觉得骷髅故弄玄虚,但是每次骷髅都笑笑说:网上的都是假的。(文章暗标:看现在游戏发展的趋势,可见骷髅的前瞻性)

什么才是真的呢。骷髅认为必须是和现实生活结合的,能让你现实生活更好的,或者有更好预期的感觉的。而完全不是仅仅在游戏里面过过瘾。例如交友,最终的目的一定是见面。线上,仅仅是见面的预期的前置通道而已,这个通道如果不通,就没有任何意义。

两个人的聚宝盆种马系统开始升级:暗拍系统型打赏+荣耀升级系统,所有的系统都与金钱和游戏内的时间挂钩,但完全不成线性关系;女孩子的约会发展到线下,帮派工会系统升级成和分成挂钩,最重要的是,账号封闭+可交易,再加上交易系统和大玩家坐庄。(文章暗标:熟悉2017-2018年虚拟货币发项目+交易所+OTC的读者是不是很熟悉)

(牵扯商业伦理,免费版报告不再细表,专业分析会发布在DI PRO数据中心)

两个人完全凭借对人性的洞察力、用户的了解和产品策划,在2012年做到了小几个亿的纯利润,而且最夸张的是,两个人甚至都没有离职。

师傅,我们现在的模式是不是就是虚拟社会体系,给人性以虚拟世界载体来释放。而我们,是规则制定者 …

“你懂个屁!还早呢!”骷髅空空的说。

“我操,你看这个城市,有几家游戏公司利润比我们大?我们还在这打工干嘛?”

“我觉得现在还是个人,离开了,就是孤魂野鬼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到这就行了,别修仙了,年龄不够会走火入魔的”骷髅答非所问的说。

4.   故事第四阶段:修仙之路

两个人还是离职了 …

离职的那天,骷髅和小k一起吃顿饭,就背着书包消失了一般。仿佛这个人就从来没出现过…

小k不知怎么就回到了之前「主流」的生活圈子:作为各大互联网VC的LP,没事喜欢看看项目,有时候看着傻逼兮兮的一级行业资本合伙人,开口闭口各种理论,各种人性、各种模式,想起来自己当年的样子,总是笑笑。小K开始见到形形色色的人,光怪离奇的故事,和在利益面前那些丑恶的一切。「开始总是想在人性中找到例外的美好,但每次都觉得自己太天真」小k这样的给我们tomsinsight团队分析师说到。

30多岁的年龄,小k又开始Gap Year,到处走走,身边有的是「朋友」,也有的是「女人」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k总觉得孤独和冷,比那个雨夜的楼顶,还孤独,还冷。小k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,因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才会真的哭,真的笑,真的想念起来自己以前的梦想。

小k觉得自己想念骷髅了 …

2018年年底,钱塘江畔的大平层里,小k又见到了5年没见过的骷髅。

两个人喝着茶,看着钱塘江的潮水,许久无话。

“师傅,内魂外神,灵魂之眼,还剩一个呢?”

“别修仙了,会走火入魔的”

“如果看现在的互联网生态,你会怎么做呢?难道你不想成为虚拟社会体系的规则制定者?这几年我也积攒了不少的资源,现在我们的实力完全不同。再合作个项目?”

“你懂个屁!我其实挺喜欢当时做策划呢,虽然主策是个傻逼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中隐隐于市才是境界,你这几年就过的很开心么?”

两人久久无言。

“那师傅,咱们纸上谈兵一把,最后一个境界你会怎么做?”

“我给所有挣扎的灵魂,一个确定性 … ”

5.   故事第五阶段:亦真亦幻

小k开始动用资源投资AI相关的项目,其实小k完全明白,所谓的AI没有任何意义,技术和模式除了少量的辅助识别类型,几乎全无用处。但是小k根本不是为了这些,而是为了技术给人性当了挡箭牌,为了背后的那一个「确定性」。每次看到自家公司的资本合伙人或项目方的夸夸其谈,小k总想问一句:你们是真信了还是演戏就能演成这样?

但逐步,生活的单调也让小k逐步的入戏,也开始变得世俗,仿佛理解了当年的骷髅。是啊,较真干嘛,仿佛只有这些市井的俗世才能小k忘记这么多年的孤独。呼朋唤友、社会成功、粉色佳人、每一个半夜的醒来,小k总觉得后背发冷。

2018年后的互联网发展,换汤不换药,99%的模式还是逃脱不了之前两个人的「灵魂之眼」前两部,而剩下的1%,已经崭露端倪。小k不知道自己活明白了,活成仙了,还是走错道了,活成鬼了。小k还是坚信着:自己是所谓的虚拟社会体系的规则制定者;但小k的确定性是:自己越来越孤独了。

后来,在和我们tomsinsight团队分析师喝酒喝多了以后,小k这样说道:「我一直以为我那时候的决定是个叛逆者,反叛了整个世界。后来我才知道,我反叛的是社会,却不是世界。当初,在软件园的楼顶,在那个满天繁星的冥冥之夜里,我才是终于敞开心怀,开始拥抱这个荒谬而温柔的世界」,但小k说这句话的时候,却全然没有开心。

那天,小k再一次和各路大佬喝多后,看着满屋的男男女女的荒谬,自己忽然觉得特别恶心。一个人走出去,抽支烟,看看星空,又想起来那个夜晚,仿佛自言自语的说到:

“师傅,你最早说出灵魂之眼的那天,我永远忘记不了,也不理解你当时为什么那么不愿意面对。呵呵,可怕的是,可怜的是,现在,我也懂了。”

小k想起来骷髅的眼睛,里面好像有无数的故事,亦真亦幻。

又觉得连骷髅这个人,都亦真亦幻,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。

6.   分析与洞察

调研归来,我们打开数据库,仿佛不敢想象,但是数据不会说谎,事实如此的血淋淋。

2003年前后,第一代以IT技术发展起来的互联网经济,遇到了下行周期(其实当时的感觉和现在很像),然后以Google为代表的新型的互联网模型,开始慢慢的远离传统的数据+仿真的模型,而是出现了全新的虚拟社会生活方式的模型。在这种模型中,数据再也不是仿真和记录的作用,而是代表了一种网络行为。即,互联网行为开始脱离传统的社会,形成了独立的体系,虚拟社会体系。

在这种社会体系下,人性被无限放大。互联网行业的创新者,都在叫嚣着人性才是用户的根本,用户需求的本质等等。但是与此同时,这也是一把双刃剑,我们真的能确认有些事情能把控么?所谓没有温度的科学是没有任何意义的。长远看,我们都在阴沟里,但仍有人仰望星空。

7.   给我们的启示

年幼的我们坐在门前石阶上等太阳西沉,看着邻家小孩在跳皮筋,等母亲从窗口探出头来说回家吃饭,动画片总是如约而至,那时,我们觉得时间可以是很慢的东西,我们觉得还会有无限可能的未来。然而,慢慢的我们发现,时间,会刺破青春的华美精致,会把平行线刻上我们的额角,会吞噬稀世珍宝、天生丽质、权利财富、成功失败、所有心中欲望,没有什么能逃得过它横扫的镰刀,和滚滚历史的年轮。

我们逃避,又接受着无奈,无论怎样,时间都在滴答,如背后追赶着的魔鬼呼吸。所有人都如同孩子般无助,又如孩子般的希望逃脱:我们跑啊跑,只是为了自己的内心的期待;我们跑啊跑,只是希望追上那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自己…

我们跑啊跑,不敢停,我们都是孤独的野鬼 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